曼谷会议要说些什么和做些什么

2011-04-05 作者: 杨富强

今天的曼谷会议,按官方语言,是进入正式的气候变化谈判议程。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秘书处主席克瑞斯汀娜、联合国经合会亚太区主席和泰国资源部部长出席了今 天下午3点的开幕式。克瑞斯汀娜在发言中,重申了坎昆会议决议中指出的2011年谈判要点,为在年底南非德班会议取得成功铺平道路。在谈判中要集中在气候 谈判基金的建立和组织架构、双轨制、适应问题、减缓架框、MRV、技术转让、土地利用(REED+)等等。克瑞斯汀娜强调,目前所做的减排承诺不足以应对 气候变化的挑战,要有强有力的法律条约形式,在京都议定书第一和第二期承诺期之间不要存在真空,继续推进长期合作行动小组的谈判。随后即进行京都议定书和 长期合作行动二个工作组的会议,揭启了今后三天紧张的辩论、合作、折中和追求共识的气候变化谈判。

京都议定书和长期合作行动两个小组在正式的文件发放中,我们注意到今年迄今只有两个会议已被确定:4月5-8日的曼谷会议和6月6-17日的波恩会议。如 果今年只有这两个谈判会议的话,年底南非德班的第17届气候变化框架大会(COP17)能否取得成果就成了问题。当务之急,不是如何讨论和进行6-8日三 天的会议,而是要为今年的气候谈判梳理出一个全年会议的工作方案。

这个工作方案应包括在哪里开,解决哪些主要悬而未决的问题,会议时间安排和经费出处。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计划不好,结果也会不好。坎昆会议决议指 明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都是气候谈判的焦点。如发达国家的减排承诺和发展中国家的NAMA,资金来源的一些新的来源和征收模式,资金的分配原则和管理架构,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和碳预算的时间安排,碳汇的计算办法,适应能力建设等等,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以前报告中屡次提到的,为了将温升控制在 2ºC以内,现有的承诺和行动与要求的减排额相差很大。目前的政治意愿低,如何推动较高的减排承诺和行动,是很棘手的问题。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MRV 的采用,也需要制定一系列的规则和办法。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歧需要时间进行讨论,减少和弥合分歧,建立互信。前两天的有关国家减排行动讨论会的介绍和提问中,可以看出,发达国家不仅自 己的减排承诺很低,在碳汇、市场机制、热空气等方面存在着许多大漏洞,有些负面影响也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来,但减排的效果即重复计算并计入发达国家的减排承 诺中。正如许多发展中国家所表示的那样,发达国家要向发展中国家所做的NAMA那样,认真地考虑将承诺目标进一步提高,并对发展中国家的NAMA行动给予 资金和技术支持。在发展中国家的介绍中,也发现有不一致的和困惑的地方,例如各国采用的照常情景的假设条件没有充分说明和解释。发达国家在自己国家承诺的 假设中也多有含糊之处。因此,建立全球性的指导文件,克服这类歧义和模糊解释是有用的。在今后的讨论会中,应有目的将国家行动介绍与谈判和其它支持(资 金、技术和能力建设)联系起来。

许多发达国家在报告减排目标承诺时,LULUCF(土地利用、土地利用变化和森林)占了减排的很大一块。通俗地说,把碳汇能力过分夸大,把这些部门的排放 大大缩小。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是,减排的努力被打了折扣。在坎昆会议上,缔约各方同意,发达国家的承诺目标应该避免漏洞产生的水分,LULUCF不加规 范,就会这样一种漏洞。

发达国家需要加大承诺的目标和力度。另一方面要尽快定量地评价LULUCF的真实效果,建立一套评价标准和方法。应以项目为基础的 机制,而不是笼统提出一个参照目标的方法。森林和土地利用是关注的重点。当其他部门都要求减排时,森林部门都被忽视,不作减排。森林的参照标准可以设得很 高,从而用来抵消其他部门更多的排放,并维持总目标不变。

糟糕的是,生物质能的利用飞速增长,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其碳排放。另外,对土地的其他利用,例如农作物耕地、草场、湿地恢复和灌溉等也要在土地管理中给予注 意,它们对减排的正负贡献要包括进总排放中。森林和土地管理及其参照系统似乎对政治上影响不大,但它们在国家的总排放中占有不可忽视的分量时,就不能等闲 视之,否则发达国家会用LULUCF来降低高目标的承诺。

因此,在气候变化谈判中,应对一些减排漏洞加以讨论,例如LULUCF和热空气。消除了这些漏洞因素,进而迫使发达国家提高减排目标的承诺。

关于作者

  • 杨富强

    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