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减排行动的回顾和介绍

2011-04-03 作者: 杨富强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会场,熟悉的面孔,曼谷气候变化谈判的第一天开始了。与往常唇枪舌战的辩论开场不一样,在2011年第一次会议上,缔约方会议主席团商 定,2011年4月3日至8日在泰国曼谷举行两个特设工作组的正式届会和会前研讨会。4月3日和4日举行会议前研讨会,3日和4日分别由附件1国家和主要 结盟小组,以及发展中国家介绍各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开展的行动。

这种研讨会的形式尽管内容大都都已叙述过,新意不多,但把国家行动方案再次集中介绍,无非是强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是干出来的,要实施具体的行动。这在谈判 桌上靠嘴皮论战,其用意不言而明,其目的耐人寻味。在今天的附件1国家介绍中,除美国、法国、新西兰、德国、澳大利亚、瑞士、俄罗斯、瑞典、日本、波兰、 英国、冰岛等发达国家外,欧盟、77个国家集团加中国、小岛国联盟、印度和玻利维亚代表的发展中国家集团做了介绍。

发展中国家集团在发言中继续强调指出,即使将附件1国家的全部承诺和发展中国家所作出的国家行动方案加起来,本世纪末将温升控制在2°C的要求,在2020年仍有70亿吨-60亿吨CO2排放的差距。发达国家必须要做更多的减排,才能给发展中国家留出有限的发展空间。在目前行动方案的总减量中,发展中国家占到56%以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

附件1 国家的发言中,老调重弹的多,新意较少。有几个国家的发言还是值得回顾一下。美国代表在发言中,罗列了许多正在执行和尚在计划中的实施方案,认为美国CO2排 放在2009年来首次下降,除了金融危机的影响外,奥巴马政府的行动也起了效果。美国代表再三强调美国国内政体不同,立法困难和经济人口增长等因素,认为 原先提出在2005年基础上,2020年减排17%的目标是突出的。对其他国家代表提出的美国减排目标可否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较的问题,美国代表再三辩 解,甚不耐烦。

日本代表的发言与众不同,没有对国家的减排行动进行介绍,而是借此机会,对各国在日本大地震和大海啸灾难的同情和支持,表示感谢。日本代表提出,在核电泄 漏的危机中,讨论日本能源的供需变化和对气候变化谈判的影响,为时尚早。日本代表的发言,没有联系25%的减排目标,其含意引人揣测。澳大利亚和俄罗斯仍 强调自然条件特殊,发展经济为首要任务,提出一组不同的以他国减排为前提的减排目标。

瑞士、瑞典、波兰、英国等欧洲国家表明,在经济保持发展的同时,可以与碳排放脱钩(碳排放减少)。他们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技术和市场机制的解决方案值得借 鉴和学习。德国代表的发言令人印象较深。德国提出在2020年减少40%的目标是在欧盟减排30%的基础上作出的,将了欧盟一军。德国2030年减排 50%,2040年和2050年各减排70%和80%-95%。除了利用市场机制外,新能源将从20%的能源供应上升到60%以上。

坎昆会议以后,许多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即使温升达到2.5°C,极有可能对气候变化产生重大影响。尽管在历次谈判中要求附件1国家在1990年的基础 上,2020年要消减25-40%二氧化碳排放。但是直到今天,所有附件1国家所做的承诺只达到减少1-7%,相差甚远。此外,在抵冲CO2排放的其他机制中,附件1国家的做法不仅无助于减排,反而推升了12亿吨CO2排放。CDM的重复计算,也导致13亿吨CO2的排放。

国际NGO指出,2009年欧盟CO2排放在1990水平上减少了17.3% ,已接近20%。欧盟提出在2020年减少20%的目标是毫无意义的。欧盟应将减排目标上升到至少30%以上。这样做,有利于在2050年消减 80-95%的目标的实现。欧盟的碳市场交易不容乐观,有了较高的目标,才能激活碳市场的生命力,促进碳市场的发展。太低的减排目标,不但不能促进碳排放 高的部门认真减排,反而使这些部门坐享份额分配中所产生的额外“碳红利”。对投资者来讲,高的减排目标有较少的不确定性风险和较高的投资回报率,刺激投资 者偏好节能减碳技术和企业。投资越多,创造的就业岗位和机会就越多。有关研究表明,欧盟减排目标从20%提高到30%,欧洲总投资从占GDP的18%增加 到22%,促进GDP有6200亿欧元的增长,增加6百万个就业岗位,增强了欧洲工业和企业的竞争力。

关于作者

  • 杨富强

    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