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最激动人心的生态保护工作或许在中国?

2018-06-05 作者: 华宁

本博客由NRDC全球生态项目主任安德鲁·威茨勒(Andrew Wetzler)撰写。

如果能回到过去——不是作为旁观者,而是置身其中发挥作用——你会希望回到哪个时代?也许是回到一场能拯救人于危难,或者是力挽狂澜的变革中?你希望回到哪个时期呢?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 

很多生态保护工作者估计会选择回到20世纪初。那是属于西奥多·罗斯福(Teddy Roosevelt, 即老罗斯福总统)、吉福德·平肖(Gifford Pinchot,美国林业之父),当然还有约翰·缪尔(John Muir)这样的环保先驱的时代。也可能有人会选择20世纪70年代(我所在的NRDC正是那个时期创立的)。“世界地球日”的设立、现代环保运动的兴起均发生在这个令人向往的时代。

但我想回到更早的年代。彼时,在工业化进程和农业扩张席卷美国数十年之后,美国人意识到,大片辽阔壮美的荒野也是宝贵的财富,关系到子孙后代,必须加以保护。这一时期,美国通过了《古迹保护法案》(Antiquities Act),授权总统将某一区域设定为国家保护区,老罗斯福总统用此权限开始了对大峡谷的保护。这一时期,美国还通过了《候鸟协定法案》(Migratory Bird Treaty Act),为旅鸽的灭绝而悲伤并从中吸取教训。这一时期,主张尽量保持自然原貌的约翰·缪尔(John Muir)与主张科学使用资源的吉福德·平肖在环境保护与资源开发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被后人誉为美国新保护运动“先知”、生态伦理之父的奥尔多·利奥波德(Aldo Leopold),那时还只是身处威斯康辛州的年轻人,在看到一只老狼眼中的“熊熊绿焰”(一部著名的环保纪录片)逐渐熄灭后,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世界。 

当然,那也是一个问题很多的时代,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以及对外来移民的敌对情绪还根深蒂固。许多荒野地带仍有原住民居住,但他们的权益都被忽视了。例如,我们不应忘记,黄石公园曾经是图库蒂卡人的家园。但值得肯定的是,许多美国人开始追寻一种包容和可持续的发展方式,偿还对自然的“欠债”。 

今天的中国也在追寻开放和可持续的发展方式。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一个孕育了老子思想的国家并不需要由西方来教导自然之道。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快速经济增长后,中国提出“生态文明”理念,将生态和环境保护作为核心政策目标,并对政府架构和工作重心做出相应调整。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汪清局野外监测红外线相机排到的一只东北虎 ©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汪清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正将各类自然保护区域统一划归国家林业与草原局进行管理,这有助于对保护区的整体管理。为了保护一些美丽且重要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中国将于2020年建成国家公园体系。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是首批建立的国家公园试点之一。它位于中俄朝三国交界地带,占地1.4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5个黄石公园。这里是一些东北虎和东北豹最后的家园。 

NRDC支持中国构建和规划新的国家公园体系的工作。关于国家公园和我们的工作,请点击查看这里这里这里

所以转念一想,也许我并不需要回到过去。就留在这个时代,支持中国国家公园体系的建设和发展就是一个很棒的选择。   

关于作者

  • 华宁

    中国生态保护项目主任

×